《長津湖》熱映,楊根思烈士墓前多了一架“殲-15”……
集運大件

《長津湖》熱映,楊根思烈士墓前多了一架“殲-15”……

2021年10月06日 15:25:20
來源:鳳凰網集運大件

電影《長津湖》上映6天,總票房突破25億元。

“十一”假期,很多瀋陽市民來到抗美援朝烈士陵園祭掃烈士墓。“看了這部電影,更真切地感受到了長津湖戰役的殘酷和志願軍戰士的犧牲。”一位90後的瀋陽市民,在看過電影之後,特意來烈士陵園瞻仰祭掃。

“‘十一’假期,每天來祭奠烈士的人都特別多。10月3日下大雨,還有1000多人來祭奠瞻仰。”瀋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負責人肖淑芬説。

“將敵人全部炸死,自己也壯烈犧牲……”10月5日上午,瀋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內,一個年輕的父親正扶着孩子的手,一字一頓地讀一級英雄孫佔元烈士的碑文。

一位父親向孩子念孫佔元烈士的碑文。人民網 湯龍攝

旁邊,就是特級英雄楊根思烈士的墓。楊根思烈士就犧牲在長津湖戰役中,影片裏志願軍由於沒有制空權而被敵人壓制的場景,讓很多觀眾不能釋懷。

在入朝作戰初期,志願軍的防空能力幾乎為零,不僅缺少飛機,就連高射炮也是屈指可數,敵人的飛機可以肆無忌憚地對志願軍地面目標狂轟濫炸,而志願軍對此卻毫無辦法。

小朋友向楊根思烈士敬禮。人民網 那其灼攝

1950年11月29日,長津湖戰役剛剛打響兩天,敵我裝備懸殊,加之極端嚴寒,註定了這是一場慘烈的戰鬥。當天,美軍在小高嶺發起8次進攻均以失敗告終,在敵人發動第9次進攻後,連長楊根思打盡了最後一顆子彈,抱起炸藥包縱身一躍,伴隨着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,與40多個敵人同歸於盡。

烈士楊根思墓碑前的“殲-15”戰鬥機模型。人民網 邱宇哲攝

烈士楊根思墓碑前的“殲-15”戰鬥機模型。人民網 那其灼攝

5日上午,楊根思烈士的墓前,除了鮮花之外,還擺放着一架瀋陽市民送來的“殲-15”戰鬥機模型和幾張“殲-20”戰鬥機的照片。照片的背面留有一句話:“我們有了先進戰機,強大空軍!”

照片背後的留言。人民網 邱宇哲攝

邱少雲、黃繼光、楊連弟烈士墓前的花叢裏,也擺放着中國航母和國產先進戰機的照片。

烈士黃繼光的墓碑前擺放着國產先進戰機的照片。人民網 那其灼攝

一位來祭掃的瀋陽市民掏出手機給墓碑前的“殲-15”戰鬥機模型拍了張照片,嘴裏唸叨着:“要是當時也有現在這麼多的戰鬥機就好了……”

烈士楊根思之墓。人民網 邱宇哲攝

孟璡、趙大海,這是烈士陵園中兩個不為人熟知的名字。他們都是來自志願軍空軍的戰士。

1951年1月21日,成立不久的人民空軍迎來了與強大的美國空軍的首次空戰。當時,以美國為首的“聯合國軍”空軍擁有14個聯隊,各型作戰飛機1200多架,大多數飛行員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,飛行時間在1000小時以上;而志願軍空軍參戰之初只有剛剛組建的兩個殲擊機師及兩個團,各類飛機不足200架,飛行員平均飛行時間只有幾十個小時,沒有任何空戰經驗。

烈士孟璡之墓。人民網 邱宇哲攝

孟璡是中國志願軍空軍第三師第七團副團長,1952年1月,在空戰中英勇犧牲,時年29歲。趙大海則是中國志願軍空軍第四師十二團團長,1951年7月,美國空軍戰鬥機騷擾我國邊境,趙大海率部迎擊,不幸在戰鬥中犧牲,時年27歲。

兩名小朋友向烈士趙大海敬禮。人民網 邱宇哲攝

在兩位烈士的墓前也同樣擺放着的“殲-20”戰鬥機和國產航母的照片。

抗美援朝戰爭中,人民空軍憑藉“空中拼刺刀”的精神,從不會打仗到小規模戰鬥,再到較大規模空戰,不僅粉碎了美空軍的“絞殺戰”,還建立起了讓美空軍膽寒的“米格走廊”。

市民送來的“殲-20”照片和一朵白菊花。人民網 邱宇哲攝

在瀋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附近就是中航沈飛集團,這裏生產的國產戰機試飛時,都會從陵園上空經過。那巨大的轟鳴聲,彷彿是在告慰英烈——盛世強軍,如你所願。

來源:人民網-集運大件頻道